海评面:医学兴旺的美国为何成了“反科学”代表?
10月初,美国人还在为夺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而自豪。现在在白宫领导下,这个国家在抗疫上漏洞百出,乃至引起了盟友的许多不满:加拿大至今不愿为美国敞开边境,美国也成为新西兰副总理口中“反科学”的标志。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流行症研讨与方针中心主任迈克尔·奥斯特霍尔姆:“接下来6至12周,或将是美国新冠肺炎疫情最漆黑的时期。”美国流行症学专家福奇在承受采访时也难掩对白宫的绝望之情:“你不能说疫情快完毕了”“我并不惊奇特朗普得上了新冠”“唉,我的天……”但是,越讲科学,越不招白宫待见。当地时间18日,美国总统特朗普嘲讽拜登“听科学家的话”。19日,特朗普在电话会议上痛批福奇是“灾祸”,上了电视便是“炸弹”。不听科学家的,那听谁的?微软全国广播公司(MSNBC)19日称,他们找到了答案——阿特拉斯——一位声称口罩无用、回绝大规模检测、全面服从于政治权力的“科学家”。他曾被特朗普称为“全世界最巨大的专家之一”。同日,《华盛顿邮报》揭底阿特拉斯是怎样架空CDC、FDA等安排专家上位,将抗疫作业演成了一出“宫斗戏”。尤其是,这位阿特拉斯还曾大力推销“集体免疫”,这根本意味着以献身老人和弱势集体为价值。世卫安排专家5月就曾批驳,这是“十分风险的核算”。821万人确诊,22万人逝世。70万儿童感染,两周内新增病例近8万例。这,便是美式“反科学”的价值。但是,忙着估计选票的政客们,好像顾不上科学抗疫这回事。

Leave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